satoti

emotional

the world doesn't go as how you want it to be.
luv pumpkinia.

© satoti
Powered by LOFTER

末日三十題/ 尋找活著的人。(soramafu)

*聯文with候魚


 

%

" ──嘿,回頭看這裡。"

soraru的聲音遠遠傳來,他看了過去,聽見的是摁下快門的聲音。

 
 

"soraru桑又在偷拍了。"mafu不滿的抱怨,和話語相反的是因為暗喜和害羞泛起的紅撲撲的臉頰。即使不像女孩子一樣化妝也能這麼漂亮,他的mafumafu。

 
 

"不是偷拍,是紀錄喜歡的風景。"

"那一定要把我算進去麼?"

 
 

"當然。"誰讓你擅自闖進我的視線讓我再也移不開目光。

 
 

無視了那人順勢搭上肩膀的手,mafu不服氣的轉過身去,他不討厭soraru偶爾脫口而出的肉麻情話,只是那總讓他有點不習慣,害臊的語塞。

 
 

%

mafu做了個夢。

一個關於他和soraru的回憶的夢。

 
 

夢裡soraru拿著徠卡相機繞著自己拍個不停。那台相機是戀人總不離手的寶貝,裡頭塞滿了大多數自己的照片。偶爾他會懷疑soraru居然會做這種痴漢等級的事情,可對方電腦資料夾裡滿滿的自己的臉證實了,是的,他的確會這麼做。

 
 

破碎的牆垣看出去天空微亮,清晨了。空氣潮濕沉重,一個人在這個廢墟醒來的日子已經過去三天。屋子裡唯一活動空間只剩下飯廳,mafu蜷縮在餐桌底下,渴了就喝洗手槽水管爆裂出來的水,餓了就翻翻櫃子裡的食物。身體上的髒汙沒辦法清洗,同樣的一套衣服連續穿了幾天,幸好現在是秋天,要是夏天的話大概已經渾身發臭了。

 
 

mafu虛弱的挪動身體找一個比較舒適的姿勢,他懶得再去看斷垣殘壁外的狼狽世界,想想美好的事物吧,mafu對自己鼓勵道,雙唇虛弱的一開一闔哼著單調重複的曲調,那是一個夜裡他作惡夢時soraru哼給他的歌。

 
 

好乾澀的聲音啊。

 
 

不是那個人的話,即使吐出了相同的話語也沒有意義。

 
 

%

再醒來已經是傍晚了。

mafu又開了一罐罐頭,配著最後一罐白開水就是他的晚餐。罐頭鮪魚散發在嘴裡的腥鹹被水中和掉,他四處探看,除了碎石塊和四散的家具,就是一片漆黑。

 
 

就是不見soraru的身影。

mafu想起來最後給對方打的電話裡話筒另一端傳來的聲音,才三天就想念得不得了,一陣鼻酸,他趕緊倔強的抹掉眼淚,抱緊懷裡髒掉了的teru。

 
 

回憶在腦海裡自動播放起來,他想起他們說過的每一句話每個約定,soraru喜歡海的蔚藍,mafu說哪天一起去看海吧;一次無心說了好想要一座城堡,soraru笑著回他以後造一座送給你;遠遠看soraru拍自己的模樣,mafu喃喃道了一句,要是我們被迫分開你怎麼做,soraru靜靜看著他,將手裡的徠卡相機拿到胸口輕敲幾下。

 
 

-把你的每個樣子記在這裡,在迷失的時候就找得到你了。

他好喜歡soraru偶爾脫口的浪漫,童話般的蜜語甜言此刻就只是在腦袋裡重複著播放,似是無緣履行。

 
 

明明說好要來找我的呢。

 
 

%

凌晨mafu聽見有人用擴音器聲聲喚著,他感覺的到遠處微微的光亮在四處探勘著,他猶豫著要不要爬起來主動求援,可是全身早已氣力全失,乾得裂開的唇也失去了以往有活力的聲音。mafu試著開口了,聽見的只是完全啞了的自己的氣聲。他感覺到體力正一點一點脫失。

 
 

-還有誰活著嗎?

-還有誰生還的嗎?

聲音越來越近,那聲音昔有耳聞,此刻卻虛弱的想不起來。

 
 

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明明可以想起來的。

 
 

要是再近一些.....

 
 

" ──mafu、 "

"...?"

 
 

手電筒的光線太過刺眼,他來不及適應只得用手遮住視線,一雙手把自己的臉小心翼翼捧起來,把眼睛睜開來,那個聲音說道。

 
 

入眼的那個臉龐,他瞬間紅了眼眶。

 
 

是你啊。mafu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慢慢道出了那個聲音的名字。soraru桑。

 
 

%

找到生還者了。soraru把他從廢墟裡抱出來的同時向自救隊的人如此報告,mafu緊緊把頭抵在soraru的脖頸一側,好久不見的戀人身上還是那股熟悉味道。多令他安心。

 
 

soraru低頭一吻,在唇瓣離開時說道。

"看吧,這不是找到了嗎。"

"...嗯。"

 
 

-你的模樣早已記在心裡每個角落,當你迷失,我就循著你的影子找到你。

 
 

end.

我不知道。

 

评论 ( 1 )
热度 ( 48 )
  1.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satoti:
  2.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satot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