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ti

emotional

the world doesn't go as how you want it to be.
luv pumpkinia.

© satoti
Powered by LOFTER

世界末日三十題/我不想變成怪物,殺了我(soramafu)

*跟@候魚的聯文

*是不是今年發生太多事,混雜著快樂難過的回憶,那樣詭異的結局就這麼給寫出來了。

這次想說的世界末日是心理層面的,我們多少都體會過的吧。心裡的世界要崩壞似的悲傷。


%


『生化實驗失敗。』

『地毯式搜索回收實驗品。』


%

新聞主播的聲音聽來刺耳。

soraru索性關掉了電視。


"繼續開著也沒關係的,"身後傳來的聲音顯然毫不在乎。"我逃過了第一次的追捕,自然逃得掉第二次。"


"要不是被我在街上找到你早就被抓了,還說的一派輕鬆。"soraru坐上沙發抱住那人將頭埋進對方胸前依蹭,"mafu,打算怎麼逃掉?"


被點到名字的少年給了一個意有所指的微笑,紅色的眼瞳裡映出soraru的臉,mafu在他的額上印下一吻,"誰知道呢,soraru桑去哪我就跟著吧。"

那樣才不是逃亡吧,這麼被對方回嘴了。


%

mafu是人造人。

作為生物化學的實驗,他被製造出來了。用電腦精密計算,創造出科學家們想像中的外表,模樣。


然而實驗室卻發現藏於其中的瑕疵。

他們擁有比人類高的智商,比人類長的壽命,常識以及情感,因此對自己的存在保有疑問及自卑感,人們知道了以後大行撻伐批判他們的所作所為,作為安全及社會輿論考量,團隊立刻發下了回收實驗品的指令。


回收,對外宣稱集中照護及終身教育,實質上只是像回收物品一樣,活生生的丟進火化爐,用機器壓碎,銷毀。


不把他們的存在當作一回事,心血來潮的製造了,再任性的丟棄。


"打從被製造出來我就知道你們的醜陋。"mafu這麼對soraru說,表情還是一樣天真不在乎。他回抱住soraru,雙手摸上他的臉頰,"可是你不一樣,你撿到了我,而沒有把我交出去。"


"光是這樣就夠了,接下來你對我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語落,他親吻soraru的手背――


%

原來人造人也是這樣的。soraru穿上衣服,給mafu蓋上被子,"其實我們之間幾乎沒有差別。"他說,帶著一個動作抹去mafu眼角的水珠。


"..不只身體是這樣,心裡想說的話也是。"mafu輕喘著補上一句便走進浴室清理了。


說出的話語可以溫柔的使人掉淚,吐出的謊言也可以讓人輕易相信。

即使是他們也被賦予了人性啊。


被對方收留了將近半年的時間,他很驚訝對方竟然能把自己好好隱藏起來不被任何人發現,期間soraru一直把他保護得很好,萌發了情愫進而交往了。一切就像世間的每段緣分一樣。因為某個契機相遇,摩擦出感情,每天過的日子就像街上每對情侶一樣。他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想他們一樣即使都是男人也能毫無保留的在一起,也許就soraru一個人吧,至少在mafu的世界裡是這樣的。


打開電視後還是在播報回收進度,soraru輕輕嘆了一口氣,正想關掉電視卻被搶先了。


"soraru桑,能說我想說的話嗎?"mafu從浴室走出來,未乾的髮絲貼上soraru的後背沾濕一小塊襯衫。soraru淡淡回應一個單音,乘著mafu不明白的情緒。mafu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猜出自己將要說出的話。


"...你知道實驗室要回收我們的真正目的吧?"


%

人造人的實驗品還在初步階段,體內還有很多功能發展不完全,即使外表看起來是一般人類,但內臟功能及免疫力就像嬰兒一樣脆弱。


一部分的實驗品在還沒對外公開時就發現有感染現象。


"會變得像活死人一樣腐爛,甚至連soraru桑也會認不出我來。"他執起soraru的手放在側臉,那兒已經看得見淡淡紫斑。"剛剛洗澡時發現的。"


soraru無言以對。

"不會傳染給人類的,所以soraru桑也不會被感染。"mafu露出笑容,嘴角勾起的角度有些憔悴虛弱,倔強牽起那一絲溫柔。


看mafu眼裡還是那樣閃閃發光,soraru好愛那雙眼眸看著自己的時候映出的自己的樣子,還有在光線下骨碌碌的渾圓眼睛,鮮紅的色澤鑲在眼窩裡像極了美麗的紅寶石。但現在soraru並不希望與那對眼相視。


"..你希望我怎麼做?像剛剛一樣跟你來場最後的歡愛,一個悲傷的離別,還是把你送回那些人手裡。"soraru完全不曉得自己出口了些什麼,要和對方分開什麼的,他明白是遲早,可怎麼也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雖然soraru桑的提議也不壞,但是與其聽從你的做法,我比較希望這一次的主導是我。"


"對於沒有親眼看過感染末期的狀況的soraru桑而言是不懂的,基於一個生命的尊嚴,就是我也不想以那種方式在這世界上活活等死。"


回過神來手裡被mafu塞了一把刀,soraru低著頭專注於刀鋒的銳利光澤,他極力想理解對方剛剛說過的每一個字是什麼意思。


相默半倘,他聽見mafu輕聲啜泣。

沒有勇氣再去對上那雙眼的視線。


"...我不想變成怪物,所以、吶、殺了我吧?"

語尾上揚的語氣聽來委屈,mafu無力的靠在soraru的肩頭,眼淚撲簌而落,殺了我,重複的話語一遍一遍自微啟的雙唇中洩出。

soraru承諾會一輩子保護他,但終有一天soraru會比自己先一步離開人世,也或許還不到那天mafu就先被逮捕了。


-創造我的人此刻多麼想扼殺我的存在,要我選擇,若能是拯救了我的你親手帶我從這世界解脫,即使再痛苦也不會害怕了。


%


和soraru接觸過的身體有著一樣溫暖的熱度,脣齒間交換的話語揉進了所有想向對方傾訴的感情,就連離別的痛也一同感受。

這份末日般,絕望中還想依戀什麼的心情。


刀深深刺進mafu胸口,他輕輕嗚咽了一聲,感覺到自己的手被soraru包覆住,手心處卻冰冰涼涼的,然後手被帶著向前―― soraru低吟的聲音清楚傳進mafu耳裡。"soraru桑....?"


"..你以為我捨得你一個人走麽。"


不曉得誰的眼淚先落下,又是誰的血沾染上另一人的腥紅。世界末日來了也要陪著你迎接的,soraru笑著說。那是他承諾過的。


"...笨蛋嘛。"

mafu笑了,扣上那人的手,唇瓣相互厮摩感受彼此愈漸微弱的鼻息,曾經後悔還有好多想說的話來不及說出口,此刻只覺得心裡最真實的東西已經交換給對方了,身體的餘溫,抑或哽在心頭道不出的那些事。他安心閉上了眼睛,謝謝你,兩人默契地同時說出。


%

翌日在東京都某個住宅發現了兩具屍體,皆為男性,已經確認身分是半年前派去回收人造人後下落不明的探員soraru,及最後一個人造人實驗品,mafu。


關於他們為什麼會陳屍在同一個地點有各種說法,有人說mafu被soraru找到後極力抵抗以致兩人雙雙皆亡,有人說soraru其實也是人造人,為了庇護同伴才匿藏於此。


廣為人云的是他們戀上了彼此,最後以殉情結束實驗品的回收工作,以及探員soraru的任務。


%

如果說離開,彼此的世界都將因此崩毀。

與其等待那樣的末日來臨,何不趁現在牽起我的手,由我帶你逃到只有我們的那個世界。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93 )
  1.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satoti:
  2.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只有我們的世界嗎。sato。真是異常令人期待。如果是自己選擇的死亡也未嘗不可。【所謂悲劇也是美其中原
  3.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只有我們的世界嗎。sato。真是異常令人期待。如果是自己選擇的死亡也未嘗不可。【所謂悲劇也是美其中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