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ti

emotional

the world doesn't go as how you want it to be.
luv pumpkinia.

© satoti
Powered by LOFTER

【末日三十題】困在廢棄的百貨大樓(soramafu)

*soraru x mafumafu
*跟@候魚的聯文
*世界末日三十題。
*soraru死亡設定

%

他只記得那天去了趟百貨。

%

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他只是站在人群中央。

腳像是拴住了一樣動不了,思考回路麻木了似的,僅僅是愣在那裡,

慌張失措的人們怎麼有點好笑啊。

到底是為什麼呢,當下他竟然有這種想法。

%

"..唔....."單手支撐上半身的重量坐起來,腦袋鈍重的像是被打過似的,又好像以前在學校被欺負時抓去撞牆的那種痛。

四周空氣汙濁充滿了灰,一頭白髮也被塵埃鋪去了光色,變得髒髒的,就連眼前也是一片模糊,並不是因為剛清醒,也不僅僅因為mafu天生視力差,而是建築物倒塌後掀起的沙塵完完全全遮蔽了視線。

"地震...?"不會吧..始終看不清晰前方,他只好待在原地呼救,然而好久好久都等不到回應,mafu的聲音開始顫抖,他哽咽著,像與媽媽走散了的孩子一般不安。
他只是迫切地想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個活著的人——無論是誰都好。
誰來,救救我。

濛濛之中一只手抓住mafu撐在地上的手,那膚色白得嚇人,簡直就像..就像....
像死人。
他嚇得愣住了。

"...在這種快倒下來的大樓裡鬼叫你是找死嗎?"

"咦?"下一秒被那人一把抓起,幾乎是不給他任何思考的時間就這樣跑了起來。

"總之得先從這裡逃出去。"

%

"慢、慢點...叫你慢一點啦!"mafu怒吼著甩開那人的手上氣不接下氣的吁喘,兩手撐在累得發軟的膝蓋上,一臉瀕死卻又倔強的瞠視眼前不吁不喘的男人。

"你是男生麽。"他對著mafu問道。
"...難道不像?"
"體力很差啊,剛才還哭著呢。"
"哈..你管不著的事吧..。"最後是對方看到mafu撐不住了坐在地上鬧脾氣才無奈的放軟語氣。

"完全走不動了?"mafu點點頭。自己本來就不是喜歡沒事往外跑的個性,再加上被霸凌,他於是乾脆的休了學在家自己讀,唯一必須出門的理由也沒了,平常也就是窩在家裡。"..但現在不跑不行啊..."

"倒也不是,如果你願意讓我背著走一段路的話。"

――就在這歇一會兒也不允許啊?他看出那人眼裡的固執,良久的沉默鬥爭他終於向對方投降,示意要他轉過身蹲下。

"你就別背上了才後悔沒事先問我體重.."扁嘴嘀咕著mafu有點不自在的貼上對方的後背,屬於人類的溫度傳來,然後大腿被人從膝蓋窩勾起。

"很輕。用不著那麼緊張。"
"唔、謝謝.."

仔細看著才發現對方跟自己的年齡大概差不了多少,有一頭蓬鬆柔軟的黑髮,長長的瀏海再加上角度的關係讓他看不清那雙眼,即便壞嘴但做起事來挺溫柔的,讓原本不安的mafu不知不覺安下心來。
他就是那時錯覺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冬天的夜來的快。男人把他背到百貨裡安全一點的樓層去,這時大樓已經是閉館時間,從四面八方能聽見特別細微的求救聲。

"那些你不救麼?"
"在這裡的大概你我以外都是重傷。"救了也只是替他們不捨,男人在後面補上這一句。

此刻他終於從微弱的燈光中看清了那張臉,斂下的眼裡靜靜躺著一份溫柔,和了對自己的關心,還有對四周哀號的人想伸手卻無能為力的心疼...好像還帶點熟悉。我是不是見過你?正想說話卻被對方打住了。

"嗯?"
"要你去躺著,那裡大概是賣床的,"這裡還收的到訊號,說完他拿出一旁找到的收音機。"剛剛說是9級地震,這棟大樓雖然沒倒但也快了,明天我們就出去。"mafu點點頭,要男人過來也躺下。

"看到你總覺得似曾相識。"mafu這句話讓對方看了他一眼,在那一瞬間他不懂那眼裡混雜的是什麼情緒,好像是驚喜,又似是錯愕。

...是嗎。那個人只是閉上眼輕聲回應,可以蹭過去一點嗎?他說,他覺得好冷。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作為救了我的報答我什麼都會做的。"
"你好吵、"男人只是不耐煩的回應,"再吵就讓你隔天下不了床。"
"你什麼意思,我是個男人你下不了手的。"mafu不服氣的回嘴,發現對方完全不理睬後只好跟著睡去。

我是誰你不認得了麼。

我是ーー..

%
翌日mafu在一陣頭痛中醒來。旁邊那人不曉得去了哪裡。
比昨天還要更痛啊...他撫上自己的後腦,那處腫了一塊,大概是昨天被石頭砸到的。

從大樓裂開的地方看出去自己原來在那麼高的地方,一眼望來這片地的邊邊角角看得清晰。曾經繁華的東京都市現在儼如古城廢墟,偶爾出現的倖存者和零星的救援隊取代了昔日熙來攘往的人潮,救護車的聲音在一片死寂中異常冰冷。

簡直就是。末日一般的光景。

自己的家在哪呢,在斷垣殘壁中他認得出麼?活下來了能去哪呢,曾經是靠著誰在這裡生活著的呢?

曾經詛咒過的都市如今變成自己渴望的模樣,才意識到在這裡感受到的一切。可愛,可憎,臉上的笑臉,藏住了的哭臉,或是飛鳥清啼,或是人聲煩雜。白雲背後溫柔的藍天,夕陽西下溫暖的河堤,自己深愛的人,深愛自己的人。

深愛自己的人。
自己深愛的人。

模糊的視線慢慢變得清晰了。

我聽見你說。
"mafu、"身後傳來的聲音此刻是那樣熟悉,像深海,像夜晚的天空,廣闊沉穩而又安靜。
我突然想起來了,但是聲音梗塞在喉嚨里,被棉絮堵住了一般。我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口了。
是那般使人安心的聲音。彷彿這雙耳一生只為傾聽它而存在。

對上視線,早晨金色的陽光下,你的肩上,你的臉龐,你的一切,泛著淡淡的光澤。
是那般讓人移不開視線。彷彿這一生只為追隨你的身影而活到現在。

為什麼你的身體是半透明的呢?
我這麼問了,而你沒有回答。
為什麼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呢?
你還是沒有回答。

你的表情此刻淒美無比,眼眸裡不再隱藏的感情,戀戀不捨的望進我眼底。
我看見你說,我愛你。
是的,我看見了。

不要露出那樣的臉啊。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像是對神許下最卑微的願望,是啊,我祈求神不要把你帶走。

你已經碰不到我了對嗎?
聞言,你伸出手輕輕附在我的臉上,沒有了以前的觸感卻依稀流露出那份溫暖。

還是觸碰得到啊。你的手,你的全部,直到最後還是這麼溫柔。
讓人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沉溺其中。

%

"我們的家呢?"mafu背靠在水泥牆上,望著外面的景色問道。

"差不多被震垮了吧,我還在家裡等你回來。"聽到這mafu的眼淚才終於潰堤。

"擔心你一個人出事了找不到回家的路。"soraru繼續說下去,"想著來找你把你帶回家,結果就被壓住了,被天花板。"

"對不起。"mafu捂著臉向soraru道歉,眼淚怎麼擦也止不住,"soraru桑對不起。"

"至少在最後不要讓我看到這麼醜的哭臉啊,難看死了。"這麼說著,卻還是抱住了哭得身子一抽一抽的人兒。你沒事就好了。他輕輕在對方耳邊落下一語。

"等回到家以後把房子收拾一下,用我給你存的那些錢叫人來修。不准搬家。"
"嗯。"
"電腦裡的音源你替我投稿吧。"
"嗯。"
"一個人也要照顧自己,不要哭哭啼啼的。"

...這個要求我辦不到,你明明知道的。

mafu泣不成聲的說道。
唇邊的吻落得輕柔,像是安慰又似是道別,mafu想起他們剛開始交往時的第一次接吻,即便是soraru也顯得有些生澀。

他記得與soraru之間的每個親密,情動時不知節制的亂來,吵架時討好的安慰,第一次的觸碰,最後一次的吻別。

伊人化作朔風撩起他的髮絲,輕撫那張臉龐,然後溫柔的,他離開了。

明明風的溫度凜冽刺骨,心頭卻暖暖的。

%
mafu上了大學以後還是住在那個家,就像守著與soraru的約定。一樣有著雙人床,成對的杯子,兩個人的餐桌,不同品味的衣櫥。習慣了一個人住的感覺,現在的mafu過得自在,也能發自內心笑了。

屋子的每個角落都放了soraru和自己的照片,偶爾一個人無所事事憶起往昔種種,soraru溫柔卷髮的觸感;被那雙優美而有力的手牢牢牽緊的安全感;或是像天空一樣美麗的名字。僅僅用唇型描繪都讓人眷戀不已。

午後的陽光將少年從夢中暖醒,mafu的眼眶盈滿熱淚,纖長的睫毛輕顫了幾下還掛著斗大的淚珠,窗櫺外的蔚藍依舊,彷彿聽得見對方的聲音,嘴角揚起了弧度。

我過得好,而我相信你也是。

%
-放下的是讓我們掉眼淚的回憶,與你笑著度過的那些日子被深深埋在心底。我笑著等待,當我們再次見面的某一天,一切終將臻於圓滿。
 
                                         
_end.
停筆好久了決定復健。這裡是satoti.

順便一提今天是soraru桑七歲生日!

评论 ( 11 )
热度 ( 43 )
  1.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咕嘟咕嘟鱼肉火锅
    聯文(๑´ㅂ`๑) satoti:
  2.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咕嘟咕嘟鱼肉火锅
    聯文(๑´ㅂ`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