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ti

emotional

the world doesn't go as how you want it to be.
luv pumpkinia.

© satoti
Powered by LOFTER

晰。(soramafu)

*soraru x mafumafu
*OOC開很大 
*還債
*可以的話

% 

你喜歡怎樣的戀愛模式? 

一場簡單甜蜜的柏拉圖式愛情?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王子一樣用一切甜言蜜語去代替身體上的交流,還是享受肉慾之歡,令人瘋狂的不能自己?

那麼把兩者相互融合,會不會就是完美比例?   

——誰知道呢,這種事怎能以誰說了算來下定論。   

% 

沒記錯的話,mafu敢肯定今天就是情人節。

這樣一年一度難得的日子soraru和他一起過了3回,交往了三年,每一次他都一定精心準備禮物和一份長篇大論能夠交去當論文的情書給對方,先不論情書有沒有看,只要他送的禮物是吃的,最後幾乎都被用在自己身上。第一年親手做了巧克力給對方,誰料到soraru會要他咬著餵自己吃;第二年學乖了跑去車站前的蛋糕店隨便挑了個鮮奶油蛋糕,興興奮奮跑回家去卻在玄關就被soraru撞上,對方只是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提著的物什便大有意圖地笑著連人帶物抱到房間去了,隔天mafu硬是忍著腰痛跑去清理沾滿一堆奶油和白濁液體的床單。  

而今年則是第三次。 

天氣好冷吶,要叫外送來慶祝嗎?感覺不用那麼盛大吧,而且好像挺敷衍的。  

“——我回來了。”

“soraru桑?今天怎麼這麼早...” 

“難道你不想看到我麼、快來吃蛋糕了。” 

蛋糕?!!他驚驚叫著一邊跑到飯廳去,soraru看小傢伙一臉不敢置信,很得意的露出得逞的笑容,從白色盒子裡拿出被雪白奶油覆蓋住的蛋糕,造型簡約得可愛,外圍用小草莓繞了個同心圓,中心則是一塊巧克力片在上方用白色糖霜寫著“Happy Valentine's Day”。蛋糕不大,小巧的外觀引來mafu小小的抱怨。 

“好小...” 

“每次買大的給你都吃不下還敢抱怨。”他切下兩塊蛋糕,一個給mafu,一個給自己。 mafu不管吃甚麼都吃的這麼香, 大口大口吃下去的樣子讓soraru不自覺勾起嘴角,真有這麼好吃嗎,不過比起自己的這塊,他果然還是比較想吃掉mafu嘴裡入口即化的奶油。 

“soraru桑今天為甚麼會記得?” 

“記得甚麼?” 

“情人節啊,還是說只是經過蛋糕店順便買回來的?” 

你個蠢蛋,soraru不輕不重的在mafu額前彈了一下。

“這種日子每年都記得的,只是挑禮物甚麼的太不好意思了所以...唔。” 

“哈哈,傲嬌的soraru桑好可愛。” 

“......閉嘴,再不吃就把奶油抹在你身上。” 

雖然已經是小型的蛋糕了,但對食量不大的soraru和mafu而言還是有些勉強。好不容易把蛋糕吃得一乾二淨後兩人都懶懶的癱在沙發上,這樣子頹廢的生活一定會把我們都變成豬的。soraru透過手機的液晶螢幕看著自己的臉,明明已經26歲了,跟了自己好多年的嬰兒肥還是隱隱存在著,無奈的說道。 

平淡的日子,一樣的風景,一樣的日常。 
 偶爾節日來了家裡多了點熱鬧,或者朋友來了製造比平常多出許多的歡樂。時間來來去去,三年了,三年原來這麼快? 

身邊的這個人陪自己一步一步晃過了這將近1000個的日子。他們總是像這樣膩在一起打遊戲,看電視,偶爾聊些關於女孩子的話題。 

有時兩人興致來了不容分說的一場魚水之歡,mafu叫起來很好聽,mafu哭泣時很可愛,他很享受欺負對方時的快感,然後再安慰的把他擁入自己懷裡緊緊感受那份溫度,屬於mafu的一切,肉體的結合,笨拙的情話,再多都不足以表達心底那份最純粹的感覺。 

比起惡趣味的捉弄mafu,soraru更喜歡在半夜作業完後回到房間看見他沉沉的睡著,漂亮的眼睛緊閉著看不見白日的朝氣,卻多了份靜謐的美好,像止住漣漪的湖面般散發一股空靈氣息。那總是不厭其煩喊著自己名字的脣也安安靜靜的閉上了,偶爾一開一合喃喃囈語。安詳的睡臉比任何事物都更能消除一天的疲勞。像洋娃娃一樣,好可愛。 

Soraru呆呆想著,他與mafu之間有過紛爭,吵鬧,甜蜜,歡愉,他們有了初次相逢的回憶,但誰能保證能就這麼攜手到老?同性之間的愛情是不容易被接受的,自己是願意為mafu拋開一切,可mafu的脆弱可能受不住人們投射過來的有色眼光。 

所以打從一開始就決定了,不管發生甚麼都會緊緊拉著他的手。

見soraru發愣著一直不說話,甚至遊戲輸了都不知道,mafu率先開口引起那人的注意。 

“soraru桑你聽我說、”他像平常一樣枕在soraru腿上,兩隻手舉的老高將對方的臉捧住,然後向下矯成眼睛方便對望的角度。 soraru回過神來難得聽話的乖乖看著mafu。 

“嗯。” 

“我啊,最喜歡soraru桑了。”他用扶著那張白皙臉蛋的雙手討喜的拍拍兩下。soraru的臉就像女孩子一樣又白又嫩,不會太削瘦,也不會太過豐腴,又可比喻成綿密滑嫩的牛奶布丁般,軟軟的觸感很好的樣子,於是mafu在某一次嘗試這麼做之後就上了癮似的,對這個行為愛不釋手。“最喜歡了。” 

為甚麼要說兩次啊,他忍不住笑了出來,“那種事情一開始就知道啦。” 

“真的?” 

“騙你有錢拿?” 

“今天是情人節說話就別那麼苛刻啦soraru桑。”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mafu又露出小惡魔一樣調皮的笑臉,嘟起嘴脣樂道。 

“吶,如果soraru桑也喜歡我的話就來親我一下吧?”

“哈?”開玩笑的蹂躪那顆壓在自己大腿上的腦袋。

“親我一下啦,就當作是第二份情人節禮物,”mafu繼續說,一邊開玩笑的嘟起嘴脣,“喏,啾 的那樣。” 

紅潤的嘴脣嘟在一起,那樣可愛的表情在soraru看來只覺得像隻河豚鼓起腮幫子一樣,蠢蠢的,傻傻的,可愛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親上去。當然,他也付諸行動了。而被親的人愣了三秒之後才回神,指尖觸碰自己柔軟的脣,除了自己的溫度,仿佛還有soraru的。 

然後像討糖吃的孩子得逞了一樣,mafu面露得意且滿足的笑臉,伸出手又給soraru的臉頰拍了兩下。 

“——看吧,果然soraru桑也最喜歡我了。”

因為自己的小舉動就開心成這樣的人大概只有他了吧,soraru臉上也洋溢著少見的寵溺表情,深邃的眼波裡映出mafu的臉,眼角因笑著而微微彎下,俛下身在去吻上那雙唇。

一個笑容讓一切不明白都變的清晰透明。

是啊,不被認同又如何呢? 

只要所愛之人能感受到自己的感情,那便足矣。

                             ——end. 

【後記】 
 好久不見了這裡是satoti! 太久沒寫文筆都爛了不對了我也是寫的一塌糊塗......
 順便還債了!!

 @睫毛睫毛毛  @白鸟沢  @拂啊岺 謝謝點文ˊˋ

 希望看的下去;;

其他的點文也正在努力中!!
 這裡是satoti!謝謝你們看到這裡!




评论 ( 9 )
热度 ( 60 )
  1.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咕嘟咕嘟鱼肉火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