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ti

emotional

the world doesn't go as how you want it to be.
luv pumpkinia.

© satoti
Powered by LOFTER

平行線≪Ⅱ≫(soramafu)

*soraru x mafumafu,安定OOC

 *雖然說相當不負責任但是某些原因我也忘了為甚麼標題是那樣對不起;; 
*新年第二發就已經快不行了 所謂精盡人亡
*因為不是照著現實來走劇情的所以有些地方會和實際上有很大的出入。
*可以的話




%

明明沒和你相遇時是那樣輕鬆自在
如今你的離開卻讓我變的心煩不安、

愛你,就是一種潛移默化的習慣。


%

燈火、笑聲、節日
黑夜、寒風、思念

好想你。

明明是跨年倒數soraru卻也沒有一絲絲期待,少了mafu在一旁嬉笑的聲音,城市的喧囂開始鼓躁起來,就好像一直循環著音樂的全罩式耳機突然停下,只剩人車來往的噪音重重捶擊著耳膜。原來這個世界是這麼喧譁紛亂的麼、只要對方一消失自己就變的這麼不安麼?街頭的燈亮起,這一晚東京可以說是熱鬧得不得了,洋溢一股幸福的氣氛。路上行人的每個笑容每個笑聲,都不是他想要的那個人。


如果說少了soraru的mafu是沒有靈魂的人類,那麼失去mafu的soraru就是個喪失情感的活死人,鎮日行屍走肉。


幾日來他也是過的很不好受,平常總是晚睡的他最近總是八九點就熄燈休息,24小時不離手的iPhone也變的無趣起來,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懶的使出,甚至連工作還有朋友們委託的mix也全都擱置不管,以前家裡唯一展現活躍生氣的那個人不在了,自己也就像一朵失去了陽光的向日葵,整天萎靡不振。


而他還心心掛記著mafu,擔心對方有沒有吃好睡飽,天氣這麼冷有沒有注意保暖,衣服跟垃圾是不是又懶的整理以至於堆成一座小富士山了?好幾次手機螢幕停在mafu的電話號碼前,他盯著給對方設置的通訊人頭像,那是mafu有次趁著soraru去洗澡偷偷用對方的手機自拍下來的照片,圓圓的大眼睛彎成像月亮一樣,小小紅潤的嘴巴嘟得翹起還在臉邊比個ya,可愛的模樣簡直就像是在和他索吻。他盯著電話號碼,猶豫良久最後還是敗給自己的傲嬌,放棄了致電寒暄的打算。


手上提著的禮物原本是打算帶去mafu家裡當作歉禮的,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去了對方家裡卻發現房間空無一人,昏暗的室內還隱約看的見客廳的慘況。


站在門口許久實在是等不下去,soraru決定掉頭去街上尋找對方。


他的確是沒抱著多大希望去期盼mafu會原諒自己,但就是著魔似的走遍了每個mafu會去的地方,一起參拜過的神社,對方情有獨鍾的甜品店,或者是僅僅去過那麼一次的汽車旅館。真的是連自己也不曉得這麼做的目的何在,僅僅是在大街小巷四處奔走著,視線努力想捉住那個最熟悉的,總是屁顛屁顛跟在自己身邊的mafu的身影。


在經過那些地方的同時,一起擁有的回憶也浮上心海,在那間甜品店裡,soraru寵溺的讓對方點了四人份的甜點,最後實在吃不下才叫了天月他們一起來幫忙;一次趕不上末班車的夜晚,他義正言辭的將mafu拉進汽車旅館還順便度過了一夜春宵,險些煞不住慾火終究是讓對方隔天埋怨的喊著腰疼;而在去年第一次一起參拜的神社下,他們許了一樣的願望。


希望未來的每一年,都能像這樣和你一起度過。


“......”他停在一座公園前面,目不轉睛盯著公園中央被路燈微微照著的影子,那人的背上覆了層雪,和縞白的頭髮一樣,嬌小的身體明顯的在顫抖,錯不了的,那個人。

mafu。

“......mafu?”soraru慢慢的靠近,原本顫著身子的人怔了一下,自是察覺到後方來人的氣息。

他一步一步的接近,像是不想嚇到眼前的小動物般,然而在他終於要觸及mafu時對方卻率先開口。

“你不要靠過來。”壓抑的聲音和濃濃的鼻音一聽便知道這人定當是在哭泣,讓soraru更想就這樣靠上去用雙手捧起這隻受了重傷的小傢伙狠狠的安慰他,可惜對方不領情,眼神一兇的轉過頭來,“我說了你不要靠近我....!”

“......”

“...怎麼,不和朋友出去了嗎?不是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無聊麼?”

“......”

“嘛一定又在心裡罵我任性了吧,一定又在罵我怎麼那麼幼稚的哭了吧?明明讓我哭的人是你,明明你也總是很任性的擅自和別人出去,為甚麼受傷的總是只有我呢?”mafu說著說著開始滴答滴答的掉下眼淚,腿蹲得麻了也就乾乾脆脆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凍僵的手變的麻木無感,艱難的擦拭頰上的淚水。

現在的mafu很脆弱,然而卻硬是要逞強,熟諳對方個性的soraru自然是明白鬧起脾氣來的mafu個性有多倔,這種時候大概說甚麼都是左耳進右耳出,徒勞無功。見對方沒有下一步動作他便直接伸出雙臂從後面環抱住mafu覆了雪的身體,後者嚇了一大跳,事至如今還是要賭氣的拼命反抗,“你、哼..走開不要抱我....!”越使勁地在soraru懷裡亂鑽亂扭,越讓緊緊環著自己的手越發施力直到他不再反抗為止。


“....你是不是發燒了。”soraru貼上mafu的後頸感受到粗重的呼吸和異常炙熱的體溫,“要你管,我們早就分手了。”

沉默了好久沒聽見那人下一個回答,mafu稍微拉下臉回頭撇了一眼,意外的看到soraru低垂著目光,眼眶紅紅的,眨眨眼像是要遮掩快掉出來的淚水。就算是看恐怖片也不曾看過對方哭的,這會兒soraru反常的表現反倒讓mafu慌了手腳。

“你你你....你幹麻哭啊soraru桑!!!”他伸手抹掉soraru眼角的水液,後者反射性的眨下眼睛,不要哭啦....他慌手慌腳的安慰對方,完全忘記剛才還在和對方冷戰。“我生氣了,你明明知道我不擅長說話的還是把我逼到這種地步,明明平常都給你吃好穿好現在mafu你一個人住就把自己搞到發燒家裡還亂成一團。你要我怎麼放的下心?”soraru抬起頭繼續說,“那天天氣很冷,你也還在睡覺,要是把你帶出去肯定又會受寒我才一個人出去的,我喜歡你,所以很擔心你,今天跨年夜還跑去買了蛋糕要給你吃的,誰知道你跑出來就為了在這種地方吹冷風?”他把口袋的暖暖包丟到mafu呆愣的臉上,拉住對方的手一把拽進自己懷裡,“聽完這些話以後你還執意要分手嗎?還覺得我是個自私自利的家伙嗎?......可以原諒我了嗎?”


他咬牙切齒的說完,因為太急的關係語氣聽起來很兇,而mafu則傻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喜歡......他剛剛說喜歡我?soraru桑?


“......不反抗了麼?”soraru窩在他頸間悶聲詢問,嗯,對方點點頭,接著soraru感覺到脖子有液體滑過,那大概是mafu的淚水。


Mafu現在被soraru像這樣抱著感受他熟悉的體溫,他知道這場冷戰的結果是兩敗俱傷,兩個大男生都哭了,還哭的慘兮兮。 心情像洗過一場三溫暖,幾天來的僵持和互相的迴避讓他以為他們之間的愛是真的變質了回不來了,只能靜靜的躺在回憶裡頭,他甚至忽略了自己的期待和見到戀人的時候激動的情緒。地上的那兩只小雪人就像現在這樣緊緊的靠在一起,和現在的光景是一樣的。


實在是不敢相信。以為已經燃成一團灰燼的愛僅僅因為對方的擁抱和一句真心話就這麼熊熊復燃了起來;心情的激動平息無法,他靜靜的接受那雙手臂的懷抱,甚麼也沒說,甚麼也不用說。

「對不起。
總是不能坦率的面對你、
如果能把最喜歡你的心情說出口的話該有多好啊。」

「謝謝你。
讓我感受到愛,讓我可以任性撒嬌,儘管不善言辭的你的回應僅僅是那些體貼的小動作。」


——謝謝你,和我在這個世界上相遇了。


%

兩個人手牽著手絲毫不在意旁人的視線,手上提著的蛋糕一晃一晃,soraru領著mafu來到去年來過的神社。一樣的場景,一樣的我身邊的你。

“許了甚麼願望?”

“跟去年的一樣吧、soraru桑呢?”

“——怎麼可能跟你說。”

欸——好狡猾。mafu鼓起臉頰在一旁不滿的嘟噥些甚麼,“mafu、”“嗯?——唔。”soraru摟住對方的腰將其往自己裡側一拉,嘴脣之間沒有空隙的貼合在一起,在神明面前不能太亂來呢,他暗暗的想,還是放開了壓著mafu後腦的手,“....喜歡、你。”灼熱的眼瞳裡滿是害臊,他望進mafu的眸子像是要透過眼神去告訴對方自己這份情有多真多深,mafu眨眨眼,忍住眼淚笑了出來,剛剛那是今年第一次的告白對吧?臉上滿溢著幸福,不好意思又要你照顧我一年了。他歪頭笑道。


然後主動鑽進對方的懷裡回應對方伸出的雙臂、
面對soraru再一次的擁抱,他再沒有拒絕。


%

兜了趟圈子繞了一大回,回頭看你還在那裡
變的亂七八糟的而看不清晰的那份感情
其實也不過是因為彼此的愛太濃烈而被模糊了視線

一切的道理很簡單
一句話,就是我喜歡你。



____end.


【後記】
寫到後面發高燒完全亂了...我也不知道soraru最後為甚麼會被我寫到哭粗乃...大概會看的很沒重點吧真的對不起。
標題為甚麼要叫做平行線原本我打算在這裡解釋的但
發燒實在打亂了我一切思緒所以抱歉讓你們覺得我很假文青請不要誤會我是真的忘了;_;

這裡是satoti!現在的溫度是37.8!!!

评论 ( 7 )
热度 ( 45 )
  1.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咕嘟咕嘟鱼肉火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