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oti

emotional

the world doesn't go as how you want it to be.
luv pumpkinia.

© satoti
Powered by LOFTER

贖罪。≪Ⅲ≫(soramafu)

*soraru x mafumafu, 甘黨友情串演
*安定OOC
*R15
*這次拖的有點久不好意思了
*如果可以的話



%

翌日的翌日,soraru並沒有來。


由於Mafu和天月可說是在所有男妓中受歡迎程度媲美女性的當店紅牌,待遇自然好得多,平時沒有客人也就是待在兩人的小房間裡無所事事,總不用幹粗活。


“那天以來soraru桑就沒有來過了...吶天月君,我是不是被他討厭了?”mafu還在為前天的事耿耿於懷,鬱鬱寡歡的樣子天月看了也是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


“他沒跟你說麼?歌詞桑說外縣市的批發出了點問題,soraru早該在前一天就先跟著他去的,人家可是為了你還多遲一天哦。”他摸摸那顆腦袋,“我覺得他很喜歡你的,跟他說的一樣。”


——我說甚麼也要把你從這裡贖出去。


他記得對方說出那句話時眼底透出的的認真,還有濃得嗆烈的愛意。


但這就是為甚麼他會對當初的答案遲疑。


面對這麼好的人,這份真摯的情感,mafu不知道自己夠不夠資格去擁有這些。幼年便被生母拋棄賣到這兒,從賣藝到賣身,他深切明白自己的身分是多麼卑劣下等,的確,他很想一口答應soraru,他大可無畏的說出「 我也愛著你,帶著我逃走吧 」這類的話,然而他並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緣故而使soraru受到旁人的異樣眼光。


他知道soraru值得去珍惜更好的人,而不是自己。然而他也知道這一切看在soraru眼裡一定沒甚麼,但他就是無法停止不去胡思亂想。


“...天月君...我好想他......”

“這種話你還是老實點,說給當事人聽吧。”



%

結束了貨物的清查,歌詞太郎和soraru正在返途中。

“怎麼了soraru,不太開心啊。”

“......”

“......出了甚麼事嗎?”

“......我和他說了想把他贖回去。”他的眼神黯淡,儘管語氣仍舊是毫無起伏卻也能看出他顯然受到不小的打擊。

“一開始挺開心的,一問喜不喜歡我他就愣了。”


身為多年好友,歌詞太郎自然是猜的出在這種場面下對方接下來的對策。


“你走掉了對吧?”他無奈的笑笑,soraru則是愣了三秒才開口,“可惡,你怎麼猜到的。”

“可別小看十年以上的交情啊sorarun。”面對那人的嘲諷不以為意,soraru沒好氣的白了一眼。你個孽緣,他不滿的踹了下歌詞太郎的腳。

“哈哈哈,別太擔心啦,好好去跟那孩子說清楚吧?”

“你明知道我不擅長這種事的。”

“你行的,相信我吧,他只是太害羞而已。”他不敢承認自己總是藉著小戀人天月去替soraru打探mafu的情報。要是被知道了一定不只是腳被狠踹這點程度而已。

“......”

“溫柔一點哦,別嚇著人家了。”

“吵死了。”


%

行到轉角處,山櫻花在河堤邊開了滿遍。落花隨東風肆意糝在地上舖了一地粉紅。杏風再起,朵朵粉瓣順著旋自半空飄颺,轉而落在腳邊。原來已經春天了嗎?他兀自想著,令馬伕停下車子逕自而走上前。


眼前一片山水好景卻讓他憶起心上人可愛神姿,要是他在這片花林間與蝶嬉戲,要是風牽著他的髮絲連帶著粉嫩櫻瓣隨之起舞,用他和櫻花一樣粉嫩可愛的嘴脣親吻花瓣——心裡那處不自覺騷動起來,想見到他,想念他笑著時勾起的脣,晚安吻的溫度,觸感,甜蜜。



相思病往往是難治之症。



於是他洋洋灑灑回到馬車上,掏出紙幣向著馬伕指定新的目的地。

“你在幹麼?”

“去找他。”


歌詞太郎素來知道soraru的個性就是這麼胡來。但第一次看到他為一份情動輒這麼深。嘴角意味深長的勾出一個弧度,想不到十年的友情終究抵不過那人對愛情的執著與專情。

也好,反正自己也思念著多日不見的小情人。



%

從天月那裡聽到soraru要來的消息,mafu心中甚是複雜。

等等見面要先說甚麼?為了上次的事道歉然後不容分說的親上去?這樣的自己簡直是蕩婦吧......不可行不可行。

“——mafu,可以進去了麼?”

“啊啊、可以了!”他匆匆忙忙的站起來去開門,拉門卻先是被打開了。一時之間兩個人距離只剩下不到10公分,一張精緻俊俏的臉龐頓時放大數倍映入眼簾,mafu一瞬間刷紅了臉。對方則是呆楞了下,爾後回過神。

“還好嗎?你的臉很紅。”soraru撫上那張臉,滑滑嫩嫩的,好想親一口。

Mafu開了口又閉上,最後低喃似的說出這句話。

“......我很想soraru桑。”


他以為對方會笑他太幼稚,其實不然。soraru只是牽著他坐回茶几邊,老實說在soraru出公差這幾天日日夜夜都牽掛著mafu的一切。擔心他睡覺時有沒有蓋好被子,或是擔心店東有沒有違反承諾,偷偷讓他接其他客人——雖然他沒有主動提起,但其實早在第一天他就向店東包下了mafu整個人,只差當事人願不願意跟著他走了。

然後,像是想起了甚麼般,他從一包布裡掏出一樣物什。mafu看著瞪大了眼,很驚訝。

“櫻花......?”

“想著你應該沒機會看過真正的櫻花,今天剛好看到,偷偷摘來的、”他把那一枝櫻樹枝放進那人手裡,笑著。
“要對樹神保密哦。”將食指抵在脣面,笑著的樣子儼然像是惡作劇的小孩子一樣。

謝謝。mafu臉上的喜悅掩藏不住滿溢了出來,soraru也是。他暗地裡歡喜著終於讓上次的尷尬消除些了,越是這樣想越有種要開心到飛上天的感覺。


然後mafu也開口說道,“其實今天有準備soraru桑之前送來的衣服喔。”他從一個布囊裡拿出一件丹紅色的布匹;要在這兒換給你看麼?他說,鼓足勇氣才道出這麼一話,soraru笑笑,不用,我知道你會害羞。語畢便有禮的轉過頭去。

接著是斷斷續續布料摩擦的聲響。他聽見了mafu的呼吸,拉開腰纏的聲音,還有高級絲綢不輕不重地摩挲過對方肌膚時沙沙的聲響。


真糟糕。


雖然說過會慢慢等但是
自己也有點把持不住啊。


“好了......”

轉過身先是被mafu遮住眼,“那個......請不要笑我。”

不會的。他拿開手,好一副美麗的景致——姣好的身材被丹紅色的絲絹和服裹住,橙黃色的腰纏將mafu纖細的腰身凸顯出來。更要人命的是自己一不小心把尺碼買大了,過於寬鬆的和服開衩順著滑落自對方線條優美的肩頭,鬆鬆垮垮的反而增添一番誘惑。很是性感。

“..如何....”果然不適合嗎。

“不,只是太好看了。果然是mafu。”他摟住對方的腰順勢將他按倒在床舖上,仔細一看mafu沒有化妝,他其實有點驚訝。偶爾也只是看到對方眼角多了點殷紅眼線,脣上塗了點淡淡的胭脂。一般來說從事這種行業的人不是都會濃妝艷抹麼?“為甚麼總是不化妝?”

“我不是很喜歡在身上塗塗抹抹...不好看嗎?”

“不會,而且我很喜歡這種自然的樣子。”他輕輕撫過那個沒有任何彩妝卻依舊光彩煥發的臉,眼睛,鼻子,嘴巴。mafu全身上下從裡到外無一不吸引著soraru。把嘴張開些,對方照做。勾起丁香小舌就是一番纏吻,先是輕輕的勾吻著,眼神不經意的交會,好像有句話說眉目傳情勝過言語,這會兒他總算是瞭解了。對方眼裡滿是濃情蜜意,還有股誘人氣息。

他明白,此刻無須再說些情溢乎詞、詞溢乎情的甜言蜜語,兩人的呼吸變得粗重,他開始加深了這個吻的深度。手也不安分的從臉頰、脖頸、鎖骨,最後停在乳l頭處。陶醉的揉弄,像是要擰下來般按壓捻捏。逗得mafu蝟嘆出聲。

“啊哈——......”他使出力氣推開soraru,有些溫存地點吻下對方的脣面。

Soraru平復著呼吸,脈脈望向mafu早已染上撩人慾火的身體,胸口毫無遮掩的敞開在眼前,兩手無力的掛在自己肩上,就連那雙迷人眸子也變的迷離。

“......可以了嗎?”mafu輕輕頷首,羞赧的紅著臉給出答覆。



“可以哦,這副身體,抑或是這顆心、”


“——早就已經歸你所有了。”





_____TBC.

【後記】

最後一段下一章會直接複製貼上哦
我先說了所以看到下一章時不要疑惑也不要罵我(。
會很跳痛嗎qwq很擔心會不會進行的太快
不過這篇能進行下去也真是太好了
希望一直這麼順利下去......!
其實有打算要寫篇聖誕文的但如果想不到題材就直接窗哦......!

太冷了說不出話了 謝謝你們看到這!這裡是satoti!

评论 ( 6 )
热度 ( 58 )
  1. 墨時satot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咕嘟咕嘟鱼肉火锅
TOP